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703|回复: 0

【寻找身边的手艺】中国皮影杰出代表人物——记中国皮影雕刻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汪天稳

[复制链接]

59

主题

67

帖子

50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5
发表于 2015-12-23 15: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课题名称: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传统工艺美术现状与发展研究
首席专家:潘鲁生
此文撰稿:汪海燕
  精湛技艺奈何没落皮影
  一间简单的工作室中,忙忙碌碌的雕刻师们正在专心的制作着自己手中的皮影,四周墙上挂着的作品,无论从上色的细腻还是雕刻的精致都称得上是佳作。这个工作室的主人,便是中国皮影雕刻唯一的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汪天稳大师。12岁被中国著名皮影雕刻大师李占文先生收为关门弟子,中国皮影东路的代表人物之一。
640.webp.jpg

汪天稳大师近照
  一切源于兴趣
  说起皮影,不得不说到一个地方,陕西华县。华县皮影戏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古老的民间艺术,也是中国民间工艺美术与戏曲的巧妙结合。先生便是出生在这样一个皮影之乡,描绘起年少时皮影对于自己的影响,言语间,似乎又回到了那个皮影戏最为辉煌的时期。“60年代以前,我们陕西很多农村的文化生活就是看皮影戏,如果村子里有什么大事儿,也要邀请戏班子来表演,不论是老人过世,孩子满月,又或者干旱祭祀,丰收庆祝,在那个年代,一个月,一个村子基本上要演三四场皮影戏。”只需要五个人就可以撑起一台戏的戏曲,看着那些白幕灯光下被赋予了生命的皮影人物,“非常喜欢,看戏看到入迷。”简单的一句话,勾勒出的是一个少年对皮影这门古老戏曲的向往。
  抱着这样纯粹的“喜欢”,先生12岁便被中国著名的皮影雕刻大师李占文先生收为了关门弟子,离开了父母只身来到了远在一百多公里外的西安学习皮影雕刻。“想家,想父母,但每次一雕刻起皮影,就全忘了。”一个年仅十几岁的少年,一门繁复枯燥的技艺,也许对于如今很多人而言都是无法理解的事情,但对于先生,简单的一个“喜欢”一笔带过了所有的艰辛。“喜欢一件事,就不会觉得枯燥,二十四道工序,很麻烦也很严格,一个月最多也就刻五、六个作品,那个时候也没想未来要怎么样,只想认认真真、简简单单的干着这事儿。”
  在先生雕刻的这么多皮影中,印象最为深刻的要数那套2米长,1.6米宽的《大闹天宫》,无论是从整体的难度,还是从未遇见过的问题,都让先生对皮影的雕刻有了更深刻的了解。“那套作品很大,我们皮影戏用到的皮影从来不会做到这么大,所以困难可想而知。”从选牛皮,到线稿、过稿,雕刻,却在刻完以后发现原来大小的尺寸都被缩小了。“这种缩小不是一点点,是整体缩小。”先生随意的拿出了一本皮影画册,在上面比划了下,“这样的缩小,意味着辛辛苦苦刻好的一二十件,瑶池宫、花果山等等,都报废了。”当然,无论如何的困难,先生都没有放弃过,“没办法,我只能把我的师父请了过来,一起研究该怎么把这个事儿解决了。”每每谈到自己的师父,即使已经年过半百的先生,言语间也能感受到对于师父的崇拜和尊重。
640.webp (1).jpg

汪天稳大师皮影作品《门神》
  跌宕起伏的辉煌
  皮影戏,又称“影子戏”或“灯影戏”,是我国民间广为流传的傀儡戏之一。表演时,有负责皮影的“签手”(即挑线),负责唱腔的“前声”(即主唱)。武场紧锣密鼓,影人枪来剑往、上下翻腾,好不热闹;文场,音乐与唱腔音韵缭绕,带出了浓厚而古老的乡土气息。
  起源于汉,但对于这门本是出生在皇族的戏曲真正的盛世则在唐宋时期。“清代以前的皮影是相当火,特别是元代,部队行军都是用皮影来鼓舞士气。”有辉煌当然也有落寞,先生说,这门悠久的戏曲在整个历史中曾经遭遇过两次冲击。“一个是在乾隆年间,因为白莲教利用皮影戏班子做宣传,宣扬不良的邪教内容,那个时候的政府抓走了一大批皮影的老艺人们,也杀了很多。”另一个冲击,则不得不提到文革。“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牛鬼蛇神,这些都是与当时的宣传口号相出入的,不过好在那个时候只是主题不行,所以当时的皮影戏班子老戏都不表演,改为了很多现代戏,比如当时最流行的八个样板戏等等。”当然,这样暂时的落寞并没有掩盖掉皮影的魅力,1975年,文革进入尾声,文化部组织的全国小戏汇演中,华县的皮影再一次轰动了全国。“那个时候,整个皮影雕刻行当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师父也年纪大了,于是我从部队回来以后,回到了我们华县的文化部,当时和上海美术制品厂合作拍摄的一步皮影戏《迎春花开》中大量的皮影人物、场景便是我们做的,也正是因为这部戏,皮影又开始变得很火。”回想起那时皮影的辉煌,再看看如今皮影的生存状态,强烈的对比让先生感慨万千。
640.webp (2).jpg

汪天稳大师皮影作品《三顾茅庐》
  四五百人到一二十人的没落
  皮影的雕刻一般分为二十四道工序,每一道工序的严谨都直接影响到皮影人物在动态表演中的效果,但随着观看皮影戏的人越来越少,皮影与皮影戏,原本两个形影不离的名字渐渐开始走向了不同的道路。“皮影雕刻前几年还有一些市场,因为被推到了旅游、纪念品的方向走,整体发展都很不错,但这也是前几年,如今出现了机器激光的皮影,对我们手工技艺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对于这样的局面,先生也显得非常无奈,坦言道价格恶意的竞争对手工雕刻皮影的发展非常不利。“激光皮影,一个才卖二三十元,我们手工雕刻的皮影,即使一个卖50元,一个月一个人最多也雕刻不到10个皮影,还没有算上成本费,这样的发展,谈何容易?”从当初最辉煌的时代,到如今激光皮影充斥市场,从早期办班教授皮影雕刻时学生的四五百人,到如今只剩眼前的这个工作室,从耳熟能详的碗碗腔,到如今遍地寻找都不一定能看到的皮影戏,已经渐渐淡出人们视线的皮影戏,何去何从?为了生存、传承,把皮影从皮影戏中脱离出来而走上装饰、礼品、纪念品的皮影作品未来又如何?先生也显得迷茫了起来:“我今年也64岁了,有时候想想也很害怕,如果不坚持下去的话,还能做几年?现在有危机感。过去没有,过去有剧团,在工艺美术所,一步一步的都是想把皮影往高处推,一直到退休。而现在看到学的人和现在皮影的状况,毕竟这是一个手艺行当,是一门手艺。”社会的压力,市场的不良竞争,让这门古老的手艺变得越来越沉默。“干了这么多年,还没有人家打工赚的钱多,那肯定都没有什么人干。要不你看,为什么我五六百的学生,到现在只有这十来个人了?之前来学习的人都喜欢这个,但是年龄上去了,都结婚生子后,家庭的压力也会使得很多人不得不改行。这就是现实。”
  一句“这就是现实”是对现实的无奈,也是对皮影没落的不甘。
  “一张牛皮居然喜怒哀乐,半边人脸收尽忠奸贤恶”,这是曾经在中国民间广为流传,享有“中华一绝”美称的皮影。恍然间,似乎看见了那锣鼓敲打下,老艺人熟练的操纵着手工的连杠,激情高昂的碗碗腔中,唱出一曲忠义之士的故事。黄灯白幕后,是一张张被岁月雕琢后的老脸正认真的做着表演。色彩鲜艳的皮影人物,在他们的手里鲜活了起来,光影交错出每个人物的细节部分,或者表情,或是着装,或是背景,皮影雕刻者们精湛技艺在这里得到的是最完美的表现。
640.webp (3).jpg

汪天稳大师修复作品《文成公主进藏》
汪天稳艺术简介
  汪天稳,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陕西华县皮影戏)代表性传承人、中国明清皮影鉴定权威专家、同朝皮影研究所所长、西安皮影博物馆副馆长。
  其艺术风格:造型精密准确而堪称样板、雕刻细致严谨而不失洒脱、刀工流畅遒劲而毫无滞涩、风格变化求新而继承传统。
  作为中国皮影唯一的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他完整继承和掌握了从制皮、雕镂、敷色和缀钉等全部24道工艺及“推皮走刀法”。对于中国皮影雕刻艺术的传承和开拓,大师起到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作用,是陕西东路皮影乃至整个中国皮影界最为杰出的代表性人物,首屈一指,在行业内被赞誉为“天下第一刀”。
  汪天稳大师对于陕西皮影的历史渊源、传承流变、风格特点、旧稿古谱甚至行规风俗都烂熟于胸,尤其是对于皮影工艺的继承与创新,对失传图稿的整理与复制, 对老皮影的鉴定与修复起着不可代替的作用。中外关于皮影学术研究的第一手资料大都来源于他。在业界被称为“活的皮影博物馆”。
  半个多世纪以来,在汪大师不懈的努力推动下,他的个人皮影雕刻事业经历了三个辉煌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他对传统皮影的整理和继承,其中全本《白蛇传》是其代表作;第二个阶段是把传统皮影工艺与书画结合,创造出了当代牛皮雕刻画工艺,其中世界最大的牛皮雕刻画《清明上河图》;第三个阶段,他与中央美术学院合作,完成了重量级的现代艺术作品《九重天》、《刑天》、《蚩尤》,这套作品完全突破了传统的藩篱,并使皮影工艺取得了革命性的突破,奠定了皮影雕刻艺术在现代美术中的地位。他为中国皮影艺术建立了无可磨灭的卓越功勋!

>>>>
大师从艺纪年表:
  1962~1975年, 12岁起师从李占文大师(新中国最早评出的“中国十大工艺美术大师”之一)学习皮影雕刻技术,为陕西东路皮影雕刻传承之正朔;
  1977年,作为特殊人才,主持西安工艺美术研究所的皮影研究、创作工作;
  1979年,进京为北京人民大会堂陕西厅修复大型皮影屏风《文成公主进藏》(李占文大师作品),受到国务院及陕西省人民政府、省委办公厅嘉奖;
  1982年,受邀为日本国设计、刻制全套《西游记》,作品现藏于日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
  1983年设计、制作的皮影人物:《樊梨花刀劈杨藩》,获中国轻工部旅游产品优秀设计“一等奖”;
  1984年刻制的皮影人物:《帝王出巡图》,获陕西省优秀产品设计 “一等奖”,同年并获西安市旅游产品“百花奖”;
  1986年,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合作拍摄皮影纪录片《皮影轻骑队》;
  1993年,受邀进京为中国美术馆整理、监定馆藏明、清皮影数千件;
  1994年,与西安电影制片厂导演卢伟合作参与《关中皮影》的拍摄工作;
  1999年,受邀为上海博物馆和上海美术馆整理、鉴定所有明、清时代皮影;
  2000年,作品《番将》参展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博览会,获得首届中国工艺美术作品暨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优秀创作奖;
  2001年,与台湾皮影艺术家陈初实合作拍摄幼儿皮影宣传动画片;
  2003年2月,带领团队历时11个月,以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为蓝本放大6倍,耗用154张秦川牛皮,制作超巨幅牛皮雕刻画《清明上河图》,长23.58米、宽1.2米。被业内人士称皮影行业的“吉尼斯”;
  2004年5月,与陕西皮影收藏家江国庆共同来在上海举办“东方之影—江国庆收藏陕西民俗艺术作品展”,引起沪上轰动;
  2004年6月,作品《帝王出巡图》、《绣楼》被上海美术博物馆收藏;
  2004年7月,应中央电视台及日本国家(NHK)电视台(新丝绸之路)剧组的邀请,为剧组合作设计、制作全套大型皮影:《突厥王会见唐玄奘》、《突厥王会见东罗马使节》,获得了中、日国家电视台的高度评价;
  2004年8月,被中国西部专家库、中国西部专家网授予皮影创作、鉴定专家;
  2005年2月,被陕西省发改委授予陕西省一级工艺美术师称号;
  2006年8月,作品《元帅》被成都中国皮影博物馆收藏;
  2006年9月,作品《西厢记》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2006年10月,制作的皮影动漫《藏羚羊的荣耀》获甘肃省五个一工程奖;
  2006年12月,被国家发改委授予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
  2007年5月,与中央美院研究院合作作品《九重天》、《蚩尤》、《手·足》等被美国前波画廊以260万美元收藏;
  2008年10月,应邀为世界第一届智运会主办方中国棋院设计创作的《烂柯山》和《橘中秘》,作品被主办方收藏于对局大厅;
  2013年6月,凤凰传媒集团为其出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汪天稳》一书;
  2015年1月,受邀参加杭州西泠印社主办的《汪氏皮影作品展》及相关论坛,其作品《神将》、《穆桂英》及《唐明皇鞠击图》被主办方收藏。
  2015年8月,与中央美院青年艺术家邬建安,在北京恭王府共同举办了当代皮影艺术展《化生:<白蛇传>的古本与今相展》。其全本《古谱白蛇传》被主办方收藏。
编辑:李广福 王志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