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24|回复: 0

【寻找身边的手艺】街头的师傅 看会的手艺

[复制链接]

59

主题

67

帖子

50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5
发表于 2015-12-16 11: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年春节家庭团聚时,二哥带给我一个他平时家里盛茶叶的粉彩瓷罐,瓷罐摔破掉下来两小块碎片,让我帮他锔起来,好继续使用,一天下午我忙里偷闲把破损的瓷罐锔好了。其实锔匠的行当和我所学所教的大学设计专业教学工作毫不沾边,怎能会有锔匠的手艺呢?还是从头慢慢说起吧。
640.webp.jpg
  那是在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或是更早的那些年代里,由于经济落后,科技也不发达,在广大的城市和农村住家过日子做饭吃饭所使用的锅碗瓢盆及缸等器皿多数是砂碗、砂盆,泥碗和泥盆,高级一点的就是瓷碗和瓷盆了。而泥碗瓷盆不经磕碰,一不小心经常就会碰裂,由于那个时候生活比较贫穷,这些残裂的碗盆是不舍得丢弃的,都需要找专门会修补的人员来给修补起来,好再继续使用,而修补的费用一定会比重新买一个新的便宜很多,所以就像那个年代的穿衣一样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生活状态。
640.webp (1).jpg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可是每个行当也都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干好的,古时候一般凡是要学一门手艺的各种手艺人,都要找专业的师傅,拜师学艺,一般为三年期满,俗称“学徒三年”。到了第三年一般手艺就学成了,师傅就不再带了,如学木工的、学瓦工的、学铁匠的、学街头卖艺的、以及学武术的等等,都需要跟师傅学三年的时间,到了第三年,徒弟便辞别师傅,靠三年跟师傅所学的手艺,去自立门户,养家糊口。而这种修补碗盆之类的手艺活同样是一种很专业的手艺活,所以在城市和乡下的大街小巷,时不时的就会来专门修补锅碗瓢盆这类活的人,叫着“锔匠”,俗称“锔锅的”或“锔盆的”。锔匠们每天都会肩上挑着六七十斤重用来修补破锅破盆的挑子,去穿街走巷,手里还拿着一个叫“恰子”的工具,形状就像七八颗扑克牌一样的铁片,上下叠压排列,铁片的上端有倆孔,用铁丝串连起来,一边走一边前后晃动着这手里的“恰子”,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嘴里再不停的吆喝着很有节奏的:“锔——锅来,锔——盆来……”。所到之处,谁家里一旦有打破的锅碗瓢盆,听到锔匠的吆喝声,就会把需要修补的锅碗瓢盆送出来,让巨匠们给修补。这时锔匠一天的摊子就算开张了。他们先相互谈好了维修的费用后,也无须在那里等待,就可以先回家干自己的事情,等上一两个小时后,觉得修补的该差不多了,就回头再去取,取时再一同付手艺费。
640.webp (2).jpg
  而锔匠这个时候便会开始忙活着把送来要修补的锅碗瓢盆一一仔细的忙活着修好锔好,等待户主们来取。
  他们时常是用从家里事先准备好的锔子,就省去当场打制锔子的时间了,直接开始锔碗锔盆了,先用钻头在碗盆上钻上左侧一排的孔,再安放上锔子,再在右侧略比锔子抓勾略远的位置,钻上右侧一排的小孔,然后再用小锤子把锔子一一的向右侧“推赶”着镶上去,最后再把锔子的周围及开裂口缝隙的地方,刮上腻子,当腻子晾干后就如同新的一样,可以继续使用了。如果再打破,就再找锔匠们再锔。
640.webp (3).jpg
  但看似简单的锔盆碗的手艺活,其实它的技巧却是很大,其一,制作各种各样不同物件上使用的,大小的锔子,而锔子挂钩的高低长短又是关键,抓钩长了,所钻的孔就会浅了,锔子就伏贴不到位;而钻孔受碗盆自身厚度的限制又不可能很深。而抓钩短了,往往就会抓不住,而脱落。其二是钻在碗盆上锔子两端的孔的距离,应该略远于锔子两端抓钩的距离,如果二者距离相等,锔子就会抓不紧,而脱落,而钻孔距离略远,往往锔子的长度就不够长,而抓不上去。所以必须松紧合适,才能锔的牢靠,而且必须每一个锔子都是如此,锔得牢不牢靠,钻孔的距离就是关键,这是质量上的问题。而影响外观是否美观的决定因素,则是要看锔子打制的每一个形状大小是否能否保持基本上一直。这就很难了,这也是考验锔匠们技术水平的各个关键所在。
640.webp (4).jpg
  锔匠的手艺往往也不单纯是锔盆锔碗这一种,其它家庭中生活用品基本上都会维修。许多水平高一点的锔匠师傅,还能锔像花瓶、帽筒、茶壶之类的精细瓷器活,以及修理钟表、门锁、打制烧水用的铁皮水壶、烧柴用的铁皮小茶水炉、铁皮烟筒等等之类的物件,这样就能有更多的维修生日可做了。
  而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说明没有金刚钻的锔匠师傅,只能修补锔一些泥陶之类的盆碗,瓷器的活自然就干不了,所以锔匠不但要有好的手艺,也要有好的锔锅工具。
640.webp (5).jpg
  儿时的我生在农村,那个时候没有电视电脑手机之类的“现代武器”能够接触到的,唯一就是偶尔能看到一两次自带小板凳的露天电影,再就是能经常看到来走街串巷的各种手艺人。每当他们来到自己家门口附近的街口处,铺开摊子为户主们维修或张罗生日的时候,我就会很好奇的蹲在那里细细观看各种手艺人的手艺活,如皮匠、铁匠的、锔匠的手艺等等,只要是碰见了,就一定会仔细的在那里看个细致,认真观察他们的每一步的每一个细致过程。时间一久,自然就很眼熟了。好奇心很强的我时常就会回到家里,动手开始体验一番模仿秀。说的也巧,就在这个时候,母亲就正好不小心打破了一个泥盆,我便想大显身手了。要锔盆首先要有两件顺手的工具,锔匠的活,首先要有锔子,打锔子的关键是要有一把打锔子弯钩的好钳子。二是要有钻孔用的“吐撸”钻及钻头,所谓的吐撸钻就是那种老式的用木头制作的手拉钻。钳子就用家里最普通的虎钳来替代,钻就只能自己制作一把很简柄的了。我不知道自己最早是啥时候就开始能锔盆的,只记得有一年的秋天的一个午饭后,生产队长去我们家,正碰上看到我已锔好的一个泥盆在往上面刮腻子,他便惊讶的问我:这盆是你锔的吗?你今年多大了?我说11岁了。他又说:哎呀!你11了就能锔盆了,你以后一定会很了不起。由于得到大人的夸赞,所以这句对话我记忆尤深,起码是从那个时候我便能锔泥盆了。记得那个时候我做的钻头只是用铁钉子去掉后头的平顶,再把铁钉子尖头一边磨成扁的形状,就当钻头了。再后来也用过自行车轮条做过钻头,它比铁钉子略有一定的钢性,不但有硬度,也钻得快了,而且也耐用了。而没有金刚钻,我也就锔不了瓷器的活儿了。后来家里有一个打石头放炮打眼用的挺大的金刚钻头,是峰钢的,但用在锔瓷盆的地方自然是大材不能小用,但我就先用这个金钢钻头的尖角部位,先把瓷盆的表面瓷釉给它磨掉,里面的泥胎部分我再用普通的钻头就可以解决钻孔了,这样,我就能锔各种材质的盆了。从我十几岁能锔简单的盆类,后来家里只要有了打破的碗盆之类的,母亲都会“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把碗盆留给我自己来锔,我也就有了更多练手的机会了。
640.webp (6).jpg
  后来由于中国轻工业的不断发展,相继出现了搪瓷碗和搪瓷盆、塑料碗盆,以及不锈钢的制品的使用。泥碗、瓷盆才逐渐被这些现代工业制品所取代或很少使用了。街头修补锔盆的行当与其他原来的“三百六十行”中的的许多行当一样,都自然的被淘汰到了历史中了。而我儿时在街头跟他们学艺的锔匠师傅,其实有三位,他们都是一个镇上的同门师兄弟,大徒弟姓姚,姚师傅的手艺活干的比较好,但他到我们那走街串巷的最少,因为像这类串巷的同行手艺人,不要说是师徒,就是师兄弟们,也会相对划出各自的走街串巷的范围,以便相处关照,也不便白跑趟子。后来到了70年代末期,姚师傅发挥它的技术特长,在他们村子组织以打制烧水用的茶水炉起家,慢慢再后来发展起了一家村办民营中型锅炉厂,并销往全国各地,帮助他们村率先脱穷致富了,据说他去世的比较早。而他们的师傅是二徒弟的亲娘舅,自然舅舅带外甥,手艺也差不了,早年偶尔会看到他舅舅出来跑跑趟,后来舅舅年龄大了,也就不再出摊了,就把手里的几件“金刚钻”之类的工具交给了亲外甥使用,所以外甥手头有了“打人家施”,活自然也就干得精到了,一直到他七十多岁的样子,偶尔还能看到二徒弟张师傅出来走街窜巷。由于锔锅生意的逐年减少的原因,他出门所带的工具也就更加简单了,从一担挑改为单头挑,并把单头挑捆绑在自行车的货架上。大概由于生日活极少和年龄大的多种原因,后来他也没再见到出摊。而三徒弟李师傅的手艺从自己的使用工具上就逊色一点,手艺相对一般般,但李师傅手里却一直有一个能锔瓷的“金刚钻”,所以来了瓷器活,李师傅二话不说,唰唰的就干得很起劲了。李师傅平时并不承认自己的悟性与两位师兄有什么差异,时常会在锔活的过程中,语言中流露出对师傅的偏爱偏教有点不满情绪。李师傅由于好酗酒,经常锔锅锔盆手里有点零钱就随时随地去有酒的供销社打上二两散装老白干酒水下肚,往往就醉在回家的路上,时间长了,儿女们担心他,就很少再让他出来走街串巷了,他也就及早的不见身影了。去年,我还特意找人去打听过李师傅的音信,回答很吃凉,说是李师傅家里,很早就已经关门大吉了。假如这三位锔匠师傅如果还健在的话,也足有九十岁的高龄了,而往后再也没有见到他们有什么传承的徒弟出来吆喝那熟悉的“锔——锅来,锔——盆来……”的串巷声音了。
640.webp (7).jpg
  而过去那个年代只是为了勤俭节省才锔锅锔盆,后来这些年是觉得锔起的修复物件其实具有一种破损的美感,更应该是属于“非遗产”的范围,所以就经常会有一些人把好的紫砂壶等物件,用水泡黄豆方法故意让它开裂,再把开裂的冲线部位锔好后使用,目的是为了去欣赏这种锔补工艺的形式美感。而重新锔起修复的物件价值,又往往比一把最初物件本身价值高出很多。就像现代市面流行的二次加工破损的牛仔裤道理是一样的。
640.webp (8).jpg
  由于儿时我的好奇心,使我给学会了一点锔匠的皮毛手艺,但眼熟还不到手熟,锔匠们一生手艺的每一个细致入微的妙处及熟练程度的水平,我还无法与他们三位师傅相比,但我是街头从小从他们那里看会学到的,并不是无师自通,而且是受三位师傅的“近身真传”。对这门手艺,一直到现在只要家里啥时候有了件破盆破碗,想练练就可以练练手,尽管是很业余水平,他们是我真正的师徒。而“锔锅”它也将是一门失传的技艺。

此文撰稿:山东工艺美术学院  孙奕
图        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        辑:李广福    王志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